卡拉不再OK因百首侵权歌曲一音乐酒吧被法

时间:2019/06/26 09:39:42 编辑:

卡拉不再OK!因百首侵权歌曲,一音乐酒吧被法院“切歌”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音乐酒吧包间里,红绿灯光闪烁。四个年轻人沉浸在歌声中,直到近10名法警推门而入。“搞啥子哦!”唱歌的人放下话筒,有点懵。

原来,由于这家音乐酒吧未支付版权使用费播放蔡依林的《布拉格广场》等歌曲,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下称音著协)将他们告到武侯法院并获赔4万余元。因对方拒绝赔钱,执行人员于是在4月19日上门强制执行。

这边封条刚贴完一间

卡拉不再OK因百首侵权歌曲一音乐酒吧被法

,那边收银台就传来声音:“不要封了,老板马上来,银行账户是好多,我们转。”然而,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老板却依然没有露面,钱也未转到指定账户上……

▲音乐酒吧包间被查封

缘起:

音乐酒吧播放侵权歌曲 音著协获赔4万余元

因为100首歌,2016年12月到2017年8月,成都武侯区某音乐酒吧被数十次告上法庭,每个案子的原告均为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下称音著协)。

搜索中国裁判文书可以发现,这些案子大同小异,判决书均载明,原告是经国家版权局正式批准成立的我国唯一的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通过与滚石、索尼等音乐公司签署《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以信托方式取得音乐电视作品放映权。

原告认为,被告音乐酒吧未经权利人许可,亦未支付版权使用费,侵犯了其享有的涉案音乐电视作品放映权。而被告音乐酒吧在收到法院传票后,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未作答辩。

成都商报客户端注意到,侵权歌曲包含《布拉格广场》《倒带》《刀马旦》《思念是一种病》等公众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

2016年,为了取证,音著协还特意委托公证处到这家音乐酒吧“消费”,在包间安置的点歌器上点播了涉案音乐电视作品,并拍摄了歌曲播放画面。

最终,法院经审理认为,音乐酒吧对20件案件共计100首涉案歌曲构成侵权,应当承担赔偿损失的民事法律,共需赔偿4.795万元。

判决书下达后,在长达近半年的时间里,音乐酒吧却一直没有向音著协支付这4万余元赔偿费用。2018年1月,音著协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4月2日,执行局工作人员向音乐酒店送达执行通知书和传票,但对方依然不为所动,既没有履行义务,也没有到法院接受问询。

现场:

歌唱到一半遭法院“切歌” 负责人未现身

4月19日下午3点30分,武侯法院执行局法官带领一批法警再次“登门拜访”,计划对酒店进行强制执行。承办法官万法官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这家音乐酒吧不是唯一的被执行人,仅武侯法院辖区,与之类似情形的KTV和音乐酒吧就有3家,但另外两家已向音著协履行义务。

“我们现在等待负责人出现,并履行义务。”万法官介绍,如果对方不履行义务,首先要对收银柜台、财务室进行搜查,并计划对包间进行查封,如果查封后还不履行,法院将对包间里的物品进行拍卖,所得钱款支付给申请执行人。

经过1个小时的等待,负责人依然未能出现,法院决定对音乐酒吧进行查封。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1楼一个包间里,红绿灯光闪烁。四个年轻人沉浸在歌声中,直到近10名法警推门而入。“搞啥子哦!”唱歌的人放下话筒,一脸茫然。

法警告知顾客,法院正对音乐酒吧展开执行行动,并在顾客离场后给包间大门贴上“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封”。

刚贴完一间,那边收银台就传来声音:“不要封了,老板马上来,银行账户是好多,我们转。”然而,又过了近半个小时,老板却依然没有露面,钱也未转到指定账户上。万法官决定继续对法院进行查封,这一次,一共查封12间包间。直到5点30分左右执行人员离场,负责人依然没有出现。▲法警查封音乐酒吧包间

提醒:

KTV等音乐经营场所不能忽视歌曲版权问题

成都商报客户端查询发现,在中国裁判文书上,与音著协有关的判决书有近10万份,其中去年一年的判决文书全国有3万余份,四川有1448份。这些判决书中绝大多数与著作权、放映权等知识产权纠纷有关,被告包含KTV、音乐酒吧、娱乐会所等经营性音乐播放场所。

“实际上侵犯的是原来著作权人的权利,但是这些著作权人作为个体不可能像每一个经营性音乐场所追索版权费,因此通过集体授权委托音著协代表他们行使权利。音著协在收到版权费后,会把这笔钱支付给歌曲著作权人。”承办法官介绍。

“音著协在此类案件中可以作为适格主体主张著作权侵权,同时歌手或唱片公司也有权分到一部分被告的赔偿费用。”四川高扬律师事务所律师肖波表示,KTV等音乐经营场所在购买播放设备等硬件设施时,也不能忽视软件层面歌曲的版权问题,否则会给日后经营带来风险。

4月23日,成都商报客户端从武侯法院获悉,双方目前已达成和解,等到相关手续办理完毕后,法院将对音乐酒吧解除查封。

成都商报客户端 祝浩杰 摄影报道